menbetx万博-梦之国度!
menbetx万博
当时方位: 主页 > 宫斗文 >

我的丞相我的妻 作者:悠洛洛洛(上)

时刻:2018-11-15 01:20 标签: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强强
案牍 这是一个【外表高冷王爷攻清凉孤僻丞相受】的故事 作为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东篱国丞相,萧九歌历来都没有幻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被攻略的一天,并且攻略他的竟仍是个男的? 初遇时,萧九歌看着眼前那个开口问他若有一日,我为帝君,你可愿为相,伴我身旁?
 
案牍
 
这是一个【外表高冷王爷攻×清凉孤僻丞相受】的故事
 
作为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东篱国丞相,萧九歌历来都没有幻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被攻略的一天,并且攻略他的竟仍是个男的?
 
初遇时,萧九歌看着眼前那个开口问他“若有一日,我为帝君,你可愿为相,伴我身旁?”的傲慢男人。
 
只见萧九歌漠然一笑,下一秒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那男人。
 
直到落华之战迸发后,那男人深陷窘境。
 
萧九歌在得知这个音讯时,本来他一向期盼着那男人战死沙场、骸骨无存。
 
可现在,他却违背着自己的原意奔向了战场,救出了那个深陷窘境的男人。
 
落华之战完毕,只见那男人又如之前那般向他问了一句:“九歌,若有一日我为帝君,你可愿为后,伴我身旁。”
 
只不过,那开端的“相”,变成了“后”。
 
但此刻的萧九歌却已不再回避着慕言的爱情。
 
只见他唇角轻勾,轻声回道:“好。”
 
他说过:“慕言,若你怨这国家,那九歌就陪你覆了它;若你恨这全国,九歌就与你倾了它。”
 
他还说过:“慕言,你要知道,九歌会一向在你身边的……”
 
阅览提示:
 
1、本文纯属架空,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小可爱不要深究。
 
2、1v1,BE!BE!BE!重要工作说三遍,打我能够,但是可不能够……轻点打,我喜爱你们~
 
3、非双洁,双洁党慎入,爱你们~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内容标签: 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 
 
查找关键字:主角:萧九歌,慕言 ┃ 副角:有许多,数不清…… ┃ 其它:
 
 
东篱篇
第1章 第一章  初遇(小修)
东篱平历二十三年三月,东篱国外姓王爷——安王暴乱,于东篱国西部涫汐城自立为王,欲攫取政权。
 
同年四月,东篱皇帝派慕王率十万大军前去西部平乱。
 
平历二十五年六月,慕王亲手砍下安王的首级,宣告战役的完毕。
 
此战历时两年零三个月,这一战打得轰轰烈烈,死伤过万,尸横遍野,史称“涫汐之乱”。
 
在此战中领军作战的慕言横剑跃马,一战成名,大众们都称其为“战神王爷”。
 
同年六月,慕言率军班师回朝,东篱上下喝彩一片,世人皆站在城门外迎接着行将到来的战神王爷。
 
但是在这一片欢腾的气氛中,却有一处显得幽静无比,好像与这一片欢悦的气氛形成了明显的比照。
 
皇宫深处,只听到一声冷哼响起:“他居然没死?”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“王爷,再经过那一片梨林前方就是国都了。”戎行的前方,一位侍卫容貌的男人向着领头那位坐在黑色快马之上的男人拱手道。
 
“好,告诉后边的戎行跟上。”只听黑色快马之上的男人发话道。
 
一旁的侍卫应声道,可在他脱离之际,却又不由的悄悄看向那立刻的男人。
 
立刻的男人身形欣长,身着一身玄色对襟长衫,袖口处是用金线绣着的腾云祥纹,头上的墨发被镂空雕花的金冠束着,他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马背之上,好像在傲视这世间。
 
坐在立刻的他虽带着翻山越岭的露宿风餐,却又不显得难堪。
 
风清扬,吹起的是他那墨色长发,但是吹不尽的却是他眼底的那份无尽的冷酷和严寒。
 
男人名为慕言,在“涫汐之乱”中因作战大刀阔斧,用兵如神,被大众们称为东篱国的百战百胜的“战神王爷”。
 
前方探路的侍卫忽然跑了过来,他向着慕言行了一礼,禀报导:“报,王爷,前方似有人影。”
 
慕言轻轻蹙眉道:“上前看看。”
 
“是。”侍卫抱拳恭顺的退到一旁应声。
 
大军没走几步,慕言便发现了那侍卫口中的“人影”。
 
那是一名男人,只见他一拢白衣,席地而卧,万千的青丝仅用一根丝带绑着,没有束冠也没有c-h-a簪,他的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,和在他面前慢慢落下的落花交错在一起。
 
似感觉到了有人的挨近,只见在地上熟睡的男人睫毛轻颤。
 
随后,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安静的盯着慕言。
 
好久,只听男人开口轻道:“这位令郎,你难道不知惹人清梦是一件极为无德之事吗?”
 
那白衣男人的声响就像山涧的清泉一般清凉,将世人招引停步于此。
 
就连慕言,也被这清凉的声响招引住,板滞在原地。
 
不一会慕言才反响了过来,只见他下马,拱手对那名白衣男人说道:“抱愧,是慕某的不是,因有要事在身,慕某不得不走近路,穿过梨林,哪想惹了这位令郎清梦。”
 
萧九歌从地上坐起来,他伸手轻轻拍落了那在他睡着之时落在肩上的梨花花瓣。
 
他轻轻地打量着对面的男人,在他面前那男人身着玄色的缎子衣袍,就这么站在这片花雨中,无喜亦无悲。
 
但是萧九歌却看得到,那名男人深藏在眼底的严寒和仇视。
 
本来他们都是同一类人啊……
 
清风拂过,带着起了二人的墨发。
 
朵朵梨花飘落,跟着那风慢慢而下,最终悄悄地落到了地上,竟让人不觉感到哀愁起来。
 
慕言不由轻笑:何时他居然有了这般哀愁的心绪?
 
正想着,只见在他面前的白衣男人站起了身,用那清凉的声响向慕言轻声问道:“鄙人有一问题甚为不解,不知可否由这位令郎为鄙人答复一二?”
 
慕言拱手回道:“令郎请问,若慕某能为令郎答复一二的话。”
 
萧九歌昂首,轻笑道:“这位令郎可知为何会有人喜爱这代离别之意的梨花吗?”
 
不知为何,慕言却看到了那男人笑中的无法和挖苦。
 
慕言思索顷刻,答道:“难道是因为这梨花如雪一般洁白无瑕,代纯真之意,故皆被那人所喜。”
 
听到了慕言的答复,只见萧九歌不由的后退了一步,他眼中似闪过一丝悲惨的神色,他慢慢说道:“本来你与他们也是相同的。”
 
转过身,萧九歌欲脱离这片梨林。
 
可随后,慕言却叫住了他:“这位令郎,不知慕言的答复有何不当之处?”
 
听罢,萧九歌摇头,他的唇边好像带着一丝的自嘲:“你错了,梨花是这世上最脏的色彩,所谓的白,不过是为了粉饰他灵魂深处的龌龊不胜算了。”
 
风在这一瞬好像是停止了,无声地带走了那翻飞的梨花花瓣,留下的仅仅那白衣男人那如清泉般的清凉声响。
 
慕言蹙眉不解地抱拳回道:“抱愧,恕鄙人学问疏浅,不能答复出令郎所需求的答案。”
 
萧九歌垂下了眸子,掩住了他的心情,淡淡的说道:“无碍,你走吧,我仅仅问我想知道的问题算了。”
 
回身,那抹身影脱离了世人的视界,留下的仅仅风刮往后残留的那一抹梨花香。
 
世人皆认为他们入了幻景,遇到了仙人。
 
但是他们又哪曾想到,这仙人不过是个俗人算了。
 
一刻钟后,大部队人马接着前行,而那名白衣男人,世人也就作为一场梦境一般谈笑着过去了。
(Menbetx体育文:www.jqeny.com,你我一起的家!记住保藏并共享Menbetx体育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