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betx万博-梦之国度!
menbetx万博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干文 >

悍妻 作者:碎碎九十三(25)

时间:2019-06-22 10:32 标签:
耿家也是百年的生意了,如今能救耿家的只有唐家,耿老头宁愿让女儿做小,也不愿败了生意,否则哪有脸下去见列祖列宗。 唐情冷笑了一声,骂道:这时候想起咱们来了,眼皮子这么浅怨得了谁,当初见你病了就跑来退婚,
  耿家也是百年的生意了,如今能救耿家的只有唐家,耿老头宁愿让女儿做小,也不愿败了生意,否则哪有脸下去见列祖列宗。
  唐情冷笑了一声,骂道:“这时候想起咱们来了,眼皮子这么浅怨得了谁,当初见你病了就跑来退婚,现在见你好了又想把女儿嫁过来了?做梦!他那闺女许了几次人家了?不说名声了,她八成克夫吧,谁要她谁倒霉,上回方你,这回更好,未婚夫都方死了,这种祸害就是来给咱们家做丫头,小爷也不答应!”
  再说这耿老头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,他那名义上的大嫂是个洋人,什么都不懂,自然不会管家,到时候耿小姐嫁过来,依旧能大权在握,只不过差个名分罢了。
  “不过哥,你不会真的想让那洋丫头做你的正妻吧?那簪子怎么还在她手上呢,你也不要回来。”依着唐情来看,水风也就顶多做个姨太太,再喜欢又如何,养着玩玩便是。正妻可不一样,他哥这样的身份,总得娶个般配的。
  唐无啸让他不要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,把玩着钢笔道:“不就是根簪子,有什么打紧的,给了就给了。你巴巴的跑来,就为了和我说这些事?”
  唐情很无辜的道:“难道这不是正事?外头都传得风言风语的,你不会真的想娶耿家的小姐吧?”
  风言风语恐怕也少不了这小兔崽子推波助澜,唐无啸摆手,让他少异想天开的,就算要娶,也不可能回头要耿家的姑娘,好马还不吃回头Cao呢。
  
 
  ☆、29
 
  用户您好,您所阅读的这个章节由于尚未通过网友审核而被暂时屏蔽,审核完成后将开放阅读。如果您已经享有了【邀您评审】的权限,您可以登入主站自由参与评审,以加快被屏蔽文章的解开速度,审核正确还有晋江点赠送。
  以下状态的章节不会被屏蔽:
  1、章节最后更新时间在7天内,且未触发自动锁定或被人工锁定的章节;
  2、vip文章中,未触发自动锁定或被人工锁定的其他所有v章、非v章节;
  3、其他已经审核通过的章节。
 &lt返回&gt
 
  ☆、30
 
  30
  耿蓉蕙走了之后,水风才终于想起来这姑娘在哪里见过,傻子抽屉里的那张画上面可不就是画了这个姑娘吗,旁边还写了些字。
  唐无啸根本不知道水风在想什么,只顾着站在门口和管家说话,让他派个车把耿小姐送回去。
  一夜夫妻百夜恩,虽说没过门,总有些情谊在。他就是不愿撕破了脸,才带上水风一起来了,耿蓉蕙是个聪慧的姑娘,一点就通。
  再说耿家的生意他用得上,有时候稍稍用些手段是不会吃亏的。唐无啸略作思索,决定趁热打铁,喊人把耿老头那个老不死的叫过来。耿蓉慧他肯定不会再要,不过家里年龄合适的还是很多的。
  水风一直挂念着那副画的事情,想回去看清楚,拽了拽唐无啸的袖子道:“我困了,我要回去。”
  唐无啸见他有些打蔫,以为他是来的时候冻着了,就道:“那我送你回去,今天外面有事,我得晚点回去,吃饭不用等我了。”
  水风道不用,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,不要你送。他一贯如此,唐无啸也没有在意,帮他把披风穿好,让小厮送他回去了。
  一进屋,水风就把披风和外衣甩了,跑到书桌边上翻抽屉,唐无啸的东西都很有条理,不会乱放,他很轻易就找到了那张画出来,仔细一看,画上的果然就是今天来的那个姑娘。
  水风虽然不认识字,但他也不是个傻子,要是没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那姑娘要巴巴来找唐无啸,而且还喊得那么亲密,看她的眼神,分明就是跟唐无啸有点什么关系。
  他想找个人问问上面到底写了什么,可是小厮丫头里也一样没几个人认字,要是直接拿去问唐无啸,他肯定不会说实话,还是傻了的时候比较坦诚,好了以后净糊弄人。
  也是活该唐无啸今天倒霉,本来水风找不到人问这件事也就过去了,偏偏唐情这个小崽子来找他议事,一推门发现只有水风一个人在,有些纳闷的问道:“我大哥呢?”
  水风道:“出去办事了。”
  唐情不记得大哥今天有什么安排,不过他不在,北院也没什么好待的,扭头就想走。水风喊住了他,把那张画举了起来,道:“你等一下,这上面写的什么?”
  水风从来没有主动和自己说过话,唐情嗯了一声,不明所以的拿过来随口念道:“七月二十日与吾妻蓉慧同游,面比娇花,见之不忘,特赠……哦,是我哥给耿家的小姐画的画。”
  画得挺好,倒是白瞎了这纸了,为这么个女人白费笔墨,再说什么面比娇花,花若是那个模样,也没必要赏了。唐情有些不屑,两厢对比,水风还要顺眼些,至少大哥病了的时候没跑。
  他难得发了些亲和的心,想了想从兜里掏了个小盒子丢给水风,道:“喏,这给你,是口红,跟胭脂一样涂在嘴上就行。你跟了我哥,好歹也打扮打扮,省的出去给我唐家丢人。”
  说完他就走了,水风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个圆圆的小木奉子,盖子打开以后侧边可以朝上推,有些像娘曾涂过的口脂。他用手指蹭了一些膏体,发现这东西和前些日子沾在唐无啸脖子上的质感是一样的。
  吾妻蓉蕙,那姑娘自称也是蓉蕙,都对的上。水风攥紧了那画,狠狠的把手中的口红砸到了门上,红色的膏体经不起碰撞,在门上留下了痕迹。
  丫头在外面听到了动静,慌忙跑进来,发现地上摔着一支口红,水风的脸色很难看,不由心中叫糟。谁不知道二少爷是个风流的x_ing子,只有大少n_ain_ai一个人在屋,她也没有把人拦在外面,如果真的出了事,大少爷还不第一个扒了自己的皮。
  她慌忙把口红捡了起来,问道:“少n_ain_ai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  水风冷声道:“滚出去。”他说的很凶,丫头不敢多待,把口红藏在袖子里跑了出来。
(Menbetx体育文:www.jqeny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Menbetx体育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